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此段引自 人魚之聲 - 惘然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世紀末已經過去了好久,

詩季也逐漸泡沫化,

那些富譽盛名的詩人們不由自主在報紙標題上表達離去,

不起眼的街角早餐店裡,

那些字眼逐漸被培根蛋餅的油漬模糊了,

網路世代的稚嫩心靈不愛讀詩,

腦中最後一枚詩人的席位只方文山一個。

唉唷,不錯喔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不得不引用這一篇,因為…

曾幾何時,我終究再也寫不出這樣的字句了?

不得不惹起一種惆悵,

高中時我也是詩社、也是參加文藝獎的呢!

而現在,卻是個缺少字彙的阿宅…

 

當年醉心於陳黎、楊照、許悔之,

而如今詩壇有誰?

"腦中最後一枚詩人的席位只方文山一個。"

於是我惶恐了。

 

當余光中的風聲只剩後知嘈嘈而天啟不開,

一如小丑畢費的戀歌像斷了發條的桔子,無言歌唱,

我讀不出月光,

徒留電腦桌上的黑咖啡,兀自盪漾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BTW,會逛到這一篇,

是因為作者是藤井樹的某任女友,文在八卦被推爆 = =+

鄉民的推文還說到她是網路初代美女觀月蓿,(有點印象

btw,據本人說還是被喻為小夏宇的詩獎得主!

Title 真多  XD  (誒誒  又正文筆又好  犯規啦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LiWe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