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域透明著,而指尖已然風化,

腐朽的繩索牽不動眼皮的沉重,

徒剩乾癟的榮耀掛在眉稍,

咳咳!咳咳!  究竟是什麼止不住停不了,

哈啾!   在每個凌晨響徹雲霄。

 

==

 

斑駁樹影.銹蝕門板.荒蕪古堡,

哪來的一襲青煙裊裊?

長髮.朱衣.倩影.巧笑,

小心吶…

勾魂與喪膽中間來不及一個破折號!

 

==

 

"馬英九! 還我牛!"

誰說下意不能上達天聽?

柯賜海原來是做為先知的號召。

"黃俊中對我說加油耶 >///////<"

而前前女友在休息室裡的照片,

怎麼會把一頭象過重的掛在嘴角?

 

==

 

那個放學時被遺忘的孩子有些慌了,

他突然不了解怎麼界定畫與夜。

晚餐呢?

坐在電腦桌前的工程師好像也忘了。

 

==

 

小丑畢費覓得了藏寶圖,

透過旅人的指引,追尋著風霜與烤焰,

當他挺著鼻樑上的驕傲站上巨人的肩,

怎麼會瞥見亙古的冰原悄然落淚?

 

==

 

"女人的衣服就是少一件,買什麼名牌呀!"

在那靠邀的死阿宅,

怎麼長著兩副耳機,窟窿裡還有兩台相機?

 

==

 

"為什麼那一首詩有句號?"

他問。

"那我的悲傷呢?"

 

==

LiWeC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